专辑下载:

87.53 MB | 猛击下载
格式:MP3 | 已下载189次

Mademoiselle K(俗称“K小姐”),早年的热恋开始于拉威尔、马勒、马斯奈和莫扎特,十年的音乐学院生涯,六年的管弦乐队经理以及古典吉他的演奏让她发现自己原来也可以在Blues或Jazz上有所作为,并沉浸在“新华尔兹”的节奏生活,Nina Simone、BB King、Ella Fitzgerald、Billie Holiday、Jhon Lee Hooker……

K小姐的青年结束在新奥尔良的节奏中,在那里她找到了第一个乐队要努力的方向,但最终她却发现了另一条路——她当时几乎一窍不通的摇滚。 2002年,20岁的她放下了与她相伴多年的尼龙吉他,离开了灯红酒绿的爵士乐队,开始在巴黎的摇滚俱乐部里演唱自己的歌曲。4年之后,在2006年的夏天,她发行了其首张个人专辑《这惹恼了我》(ÇA ME VEXE),并随着中法文教处的文化交流活动,来到了北京、广州、上海、成都、西安等各个城市巡回演出。那时的K小姐身材修长,性感妩媚,表情和吉他一般刚毅,和乐队成员一共四人大玩车库、独立及后摇,她还未形成自己的风格,只是希望一网打尽所有的摇滚乐元素,把自己的感情一股脑儿倾泻出来。

两年之后,K小姐带着她的《从未和平》(Jamais la paix)又杀将来了。没有摇滚乐现场的近距离接触,单凭专辑,我们也能感受到她实在成熟了太多。神经质的唱腔依旧是K小姐的标志,而且不再有模仿PJ Harvey的影子,歌曲旋律中也逐渐淡去了之前深受M先生的浓烈影响。她的歌词依然锋利,像la Anais那般不留余地地残酷,依然旗帜鲜明。同名主打《从未和平》由军鼓起跑,在一片吉他音墙的轰鸣中,暴戾之气四溢,虽然唱片封面卡通味十足,但K小姐绝不会妥协,让人惊喜的是间奏后的一段“啦啦啦”展现了她的柔美,尽管只是昙花般一闪而过。随后的indie曲《ASD》旋律优美得让人不禁随之起舞,shuffle律动妙不可言,但吉他失真喷涌而出的时候整首歌格局再度被拓展。《妈妈的染色体》(Maman XY)绝对让你惊喜,后摇在这里不是形式主义,而是美学特征,器乐情绪的铺排,以及诗化的口白,将女文艺青年的挣扎与纠结表现得鲜血淋漓。这是一首不会让你POGO却能让你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大作。可以称为姐妹篇的《在吸烟》(En smoking)没有如此的庞大,但迷幻吉他依然如太空漫步,令人神往。我确信K小姐越发地接近自己的目标:成为法国独立摇滚乐的三八红旗手。

K小姐敢作敢为,她敢于在音乐当中向我们谈论隐藏在心底的自尊,毫无美丽可言的脆弱。她敢于唱出躲藏起来的,暴力的或是虚弱的感觉。她更加敢于向她的声音发起挑战,把它带到她想要到达的地方,直到扭曲,撕裂……

对于她的音乐和她自己,她是这样介绍自己:我一直坚持自己的名字叫Katherine,是K而不是C(法语中只有Catherine)。24岁,我全部牙齿的数量。我弹了九年的古典吉他,在音乐学院学到了两三样东西,还拿了一个奖。我一度是孤独的,困惑在种种可能性前。我参加了乐团,因为发现了和一组音乐家们演奏的幸福感,以及同时创造声音的乐趣。就这样一点点,我学到了组成一个乐队的基本知识,一个新奥尔良爵士乐队!在我庆祝15岁生日的夜晚,我写下了第一首歌的歌词,但我还没有正式开始我的演唱。17岁的时候我开始用英语在我的房间里哼哼一些既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的东西,这些无实际意义的缎子听起来还很实用,而且我们什么也不用听懂!之后我喜欢上了Radiohead、Alanis Morrissette、Lou Reed、Jeff Buckley、Janis Joplin、PJ Harvey……但是我不喜欢Nirvana。20岁时,我写了一首真正的歌,我把我15岁时的歌词加上了旋律,之后我越来越变得反叛,越来越想在我的歌声中加入怒吼,倾吐我的所有。我已经不能忍受那些整天在电台里播放的声音了,那些被我们落入俗套地称为“流行”的东西。我要让大众听到另一种声音——敏感,凌乱,但是带有诉求的音乐。站在舞台上,要不我们就“全裸”地展示给听众,要不就另谋生计,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折中的办法……

专辑英文名: ÇA ME VEXE

歌手: Mademoiselle K
音乐风格: 摇滚
资源格式: MP3
发行时间: 2006年
地区: 法国
语言: 法语